會議室里,眾人寒暄著。當然,也是各自跟各自交談著,唯獨有一方被孤立了起來,那就是許家的許明浩和許天明。

不過他們自然也不愿意跟其他的人交談著,許家,哪怕落魄了,但只要是在四大家族的位置上一天,就容不得其他的人小覷。

四大家族,基本都已經來了。

中海地下世界的三大幫派,青幫,洪門,龍鱗也都到齊。

唯獨就剩下最為關鍵的一個人沒有出場。

那就是以一己之力,攪動整個中海局勢的秦穆然。

大家都在好奇,為什么這位正主沒有出現呢?

不過,與秦穆然交好的幾個人倒是沒有什么感覺。

尤其是紀凌風,正半身倚在凳子上面,翹著二郎腿,悠然自得地喝著茶。

“我說紀大少,然哥他今天不來了?”

這個時候杜天明走到了紀凌風的身邊,小聲地問道。

因為之前有幾架杜天明也參與其中,與紀凌風自然也算是有戰斗的友誼了。

要不然,即便是地下太子也不敢輕易去招惹這位中海的混世魔王??!

“然哥啊??他?肯定會來的,只不過不知道什么時候來罷了!”

紀凌風喝了口茶,絲毫不擔心秦穆然。

“也是,不過按道理然哥這個時候早就已經出現了??!”

杜天明皺了皺眉頭,有些擔心地說道。

“然哥啊,他的套路太深了,反正一般人也沒有辦法了解!怎么說我都跟他混了這么多年了,都沒有摸清他的套路,咱們啊,還是淡定一點好!”

紀凌風看的很是灑脫,就好像中海的五年大比跟他沒有關系一樣。

不過說實話?,以紀家的實力和地位以及對中海這么多年做出的貢獻來說,好像真的就跟他們沒有多大的聯系。

紀家作為四大家族之首,這個地位基本是板上釘釘了,而且根本就不會有什么變動的。

但是地下三大勢力則是不一樣了。

他們始終都屬于灰色地段的生意,上不了臺面,也見不得光。

他們總會擔心,若是那一天,上面不樂意了,對他們出手了,哪怕底蘊再深厚,可是在面對國家暴力機器的時候,依舊如同薄紙一般脆弱。

這一次,是杜天明和洪秀波第一次參加五年大比,多多少少對于他們來說還是有些緊張的。

畢竟在將來,就是他們接手青幫和洪門。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一陣腳步聲自門口傳來。

緊接著,虛掩的門被推開,秦穆然和段承志出現在了會議室的門口。

秦穆然的出現,讓會議室里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秦穆然倒是習慣了這種到哪里都會成為焦點的感覺,畢竟有的時候,人太優秀了,也是一種煩惱。

秦穆然和段承志走了進來,剛一進門,秦穆然的目光便是落在了邊上的許明浩和許天明身上。

沒有想到,許明浩還就真的敢來了。

原本秦穆然還在猜測許明浩敢不敢出現在這里的,現在看來,這個老狐貍還是有些底氣的。

“許家主,你的出現倒是讓我有些意外??!”

秦穆然看著許明浩直接發難地說道。

“是嗎?難道我不應該出現在這里?”

許明浩冷笑一聲。

  …)看m`正版I章節上pS酷!匠網\0s

“不管怎么樣,我許家一天是中海四大家族之一,一天就有資格出現在這里!”

“是!沒錯!但是等這幾天過后,還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

秦穆然笑了笑,對于許明浩的自信,真的是有些無語了。

不過這樣也好,人嗎,總要有些自信的,不過自信過頭了,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秦穆然,你不要太囂張!”

許明浩看到秦穆然如此說話,頓時怒道。

“囂張?呵呵,我這都算是囂張了嗎?那后面還有更囂張的呢!看來許家主,你的承受能力也是不咋地嗎!”

秦穆然冷笑一聲,有些玩味地看著許明浩。

“秦穆然!”

許明浩被秦穆然氣的直接說不出話來,但是秦穆然的臉上卻是帶著嘚瑟的笑容。

當初若不是許家接二連三的找自己的麻煩,甚至還將主意打到了陸傾城的身上,他怎么會將許家整的這么慘?

若不是許家的許子顏投敵叛國,成為了間諜,成為了別人的鷹犬,秦穆然怎么會對許家出手!

一切的一切,歸根結底都是在許家這里,可許明浩還覺得自己沒有什么問題!

看到秦穆然一進來就和許明浩劍拔弩張,眾人的臉上也開始玩味了起來。

“老許啊,看來這些年你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紀旭琨看著許明浩,直接發難道。

“怎么,紀家家主有什么指教嗎?”

許明浩冷笑一聲。

現在整個中海誰不知道你紀家跟秦穆然的關系。

就連你的兒子都是人家的小弟,你這個老家伙說話,能有好話?

“沒什么,就是看在咱們都是老相識的份上,我就想勸勸你,不要太操勞了,反正你許家什么許子顏,許子航,許子謙的都已經沒用了,你可別再垮了,要不然整個許家就完蛋了!”

紀旭琨說話那叫一個毒??!

原本秦穆然還在想,紀凌風說話那么欠扁難道是因為跟自己待久了嗎?耳濡目染的嗎?

但是現在看來,這東西不是秦穆然傳染的,而是紀凌風自帶的基因遺傳。

紀旭琨這話說的,也是賊氣人,可偏偏沒有毛??!

就是喜歡看你忍不了我,還打不了我的樣子!

“呵呵,我的身體還很好,就算是走,也會在紀家主的身后走!作為老友,怎么也得給你送行不是!”

許明浩笑著點頭。

聽到許明浩的話,紀旭琨等人的眼皮皆是一跳,顯然,許明浩的這話是在給他們添堵。

“秦老弟,我們先坐吧!一會兒朝廷的代表該到了!”

段承志作為主辦方之一,自然是要維持好會議的秩序,他看著秦穆然笑了笑,化解尷尬的氛圍道。

“行!我倒是有點好奇到底上面會派誰過來!”

秦穆然同樣也很是感興趣?,畢竟五年大比這樣重要的事情,來的人肯定是一號值得信任的人,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是自己認識的人呢?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