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苦澀無比的搖了搖頭道:“看來我只有逃命的勝算了?!贝€未回應時,我接著朝他反問道:“先生真的什么都不圖嗎?”

元葵聞言,爽朗一笑道:“程掌教對我不信任這其實可以理解,可你對他呢?”

望著元葵頷首所指的方向,吳狄緩緩抬起頭望著我,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p>

一直到從涼亭中離開,我也沒有跟吳狄單獨相處的機會。

再次見到宋知組時,卻發現她正與一名身著白色運動服的青年在噴泉花園旁的開闊地上切磋,白衣青年用的是劍,劍長三尺,通體呈黑色,僅僅從外觀上來看,就已經可以斷定絕非凡品。

我對于劍術幾乎一竅不通,只知道龍虎山上的林予堂號稱劍中仙,飄逸且迅雷不及掩耳。而眼前這青年所使用的劍法總覺得不像是劍法,招式簡單,大開大合,不是劈就是砍,要么就是刺,就像是三歲孩童拿著木劍亂捅一氣似的。

  Fb酷o:匠@網\永&久z;免費看{Q?。┱f0*e

可令人驚訝無比的是強如宋知組這種高手,竟然一直被他壓著打,甚至連還手的余力都沒有,每當宋知組的秀里乾坤使出來時,都會被白衣青年手中的黑劍割斷,這導致宋知組的每一次攻擊都像是拳頭砸到棉花里,有力氣都使不出來。

在我觀戰后不到三分鐘后,宋知組落敗,被黑劍架在了脖子上,宋知組雖然一臉不服,可事實上,兩人之間的差距太過于明顯了。

宋知組徑直朝我走來,而那白衣青年則站在原地朝我這邊觀望了片刻后,騎著一輛極為卡通的熊貓款電瓶車慢悠悠的離開。

“沒想到宋大姐居然也有如此狼狽的一天?!蔽页鲅猿爸S,當然,這種嘲諷更多是開玩笑的意味。

宋知組這次出奇的沒有生氣,而是沒所謂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又沒有自詡天下第一,打不過就是打不過,沒什么好說的?!?/p>

我輕輕的鼓了鼓掌,贊揚道:“宋大姐就是宋大姐,起碼不會像某人那樣,迷之自信?!?/p>

“某人?”宋知組一臉疑惑,似乎是在猜測我指的是誰。

可我根本不會給她去猜測的機會,便岔開話題,問她這人我也已經見了,接下來是不是得回京城了?

宋知組回過神來,當即朝我說,來都來了,怎么著都得在金陵逛一逛吧?過兩天可就得去陰間了,能不能活著回來都是個問題,何不在死之前快活快活?

得,這大姐說話的表情著實嫵媚,差點兒就讓我想歪了,就差對她說一句,哥不是那樣的人。

當然,身為一個正常男人,很難拒絕女人的邀請,不是嗎?

兩個小時后,中山陵。

看來我對她所說的快活快活還是誤解了,而這種誤解或許她故意調戲我的,也可能是我自己想多了。

對于游歷景區這種悠閑,似乎已經很久沒有過了,難得在這時候還有這種雅興,倒也能夠調節一下心情。

傍晚時分,夫子廟買些昂貴的路邊小吃,即使被坑,也覺得心情很好,再就是也有秦淮河了,對于泛舟于江河之上,又是另外一番心情,而當時我就在想,如果身邊的人換成齊琪琪該有多好???

可惜她現在已經被人當成神供奉著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有這樣的機會,更不知道這次是否能夠活著回來。

第二天一早,我被手機鈴聲吵醒,電話是宋知組打的,在電話里,她說在酒店一樓等我,讓我準備好后就下去。

十多分鐘后,我下了樓,在一樓大廳的沙發上瞧著正在喝茶的宋知組,她見我來了,起身朝我道:“時間差不多了,走吧?!?/p>

即便我不問,也知道她說的目的地是哪里。

昆侖山。

而飛機的目的地青省。

一個小時后,我們順利的抵達了機場,而這架專機上除了我跟宋知組之外,另外還有兩個人,元葵先生,以及此前與宋知組切磋的那個白衣青年。

元葵先生主動的朝我打了招呼,而我則禮節性的回了個道家禮,至于那名白衣青年,我們僅僅只是對視了一眼,元葵先生也沒有給我做介紹,至于我身邊的宋知組,更不會這么做。

所以,關于他的身份我并不清楚,只知道他是一名劍道高手。

可要知道我們要去的地方可是陰間,劍道成就再高似乎都沒有用,這也讓我心里面懷疑,這家伙難不成劍術僅僅只是一方面,還有其它厲害的地方?

不知道是否是因為宋知組在旁邊,所以一路上元葵先生,并沒有怎么說話,除了睡覺之外,就是看一本沒有書皮的古籍。

幾個小時后,飛機平穩的在青省康寶市機場降落,機場外已經有專車在那里等候了,是一輛大型悍馬,從選車的情況來看,應該會直接前往地獄之門所在地吧?

不過這也好,提前到那里了解一下情況也不是壞事。

康寶市屬于非常偏遠城市了,路上車子很少,路上紅綠燈都沒幾個,所以車子開的很流暢,只是后面下了公路以后,開始無限顛簸了起來,眾人的心情似乎還不錯,沿路觀賞著路邊的風景,倒也賞心悅目。

而這種顛簸狀態一直持續了接近兩個多小時,一直到下午兩點鐘,才順利的抵達到一座高聳的雪山腳下。

昆侖山得天獨厚的地理風貌,著實令人著迷,近在咫尺白皚皚的雪山腳下去一片郁郁蔥蔥的草地,恍如童話世界一般。

車子最終停在了一個山谷前,周圍停了不下于三十輛品牌不一的車,由此可見,這次入侵陰間計劃的參與者應該不在少數。

剛剛踏入山谷時,便瞧見宋朝領著幾個人朝我們走來,瞧著好像是宋家的九字高手???

而仔細一看,我居然在其中見到了宋知行?

嗯?

他居然活著回來了?

這不可能???我明明記得他被臚君給抓走了,難不成臚君把他給放了?

疑惑之余,走在我前面的元葵先生以及白衣青年已經與宋朝接頭了。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