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袍人身后浮現出一道人影,整個人上下未著寸縷,看起來應該是個女性。抬手之間對我拋灑下一片白色的熒光,熒光未落我已經朝后撤出十幾丈。我不知道她拋下的是什么,對于陌生的事物,我素來會選擇先行避讓,不會稀里糊涂的就跟它發生任何的接觸。

  最#|新eO章節上j^酷CU匠y網E0d

“都散開!”見空中拋下一片不知所以的熒光,纖夫人急忙沖眾人喊道。大家的動作都很迅速,基本上都搶在熒光落地之前散到了四周。只有寥寥幾人修為較低,沒來得及拋開。熒光落到他們的身上,當時隱沒進了體內。瞬息之間,就見那幾人的身體一陣炸響,一束束白色的光柱從他們體內射出,當時將他們的身體打得千瘡百孔。

人影就那么漂浮在紅袍人身后,雙手不停朝著四周拋灑著熒光。而那紅袍人手里的十字架,此時卻忽然增大了幾倍。就見他雙手把持住十字架,對著我當頭就砸落了下來。我冷笑一聲,手握長劍對著他的十字架就迎了上去。陽之力在我出劍的同時,便朝著長劍不停地灌輸著。陽之力越來越充沛,我長劍上的光芒也越來越刺眼。整個藏劍山莊的上空,此時就如同有一顆太陽在那里散發著光和熱。

“嘡!”我手里的劍帶著一道赤紅的火焰斬斷了對方的十字架,眼看劍鋒就要抹過紅袍人的脖子。我忽然就覺得手中的劍遇到了一股阻力,接著就是一聲巨響,空中一陣火星四濺。紅袍人身后的虛影,張開雙臂將他環抱在懷里,用自己的身體替他擋住了我的這一劍。

紅袍人安然無恙,可是那道虛影卻逐漸產生了實質化。隨著她的身體逐漸顯露出來,她整個人也開始石化起來。咔,一聲開裂的聲音響起。這個女人的左臂齊肘而落,斷臂落到地上,啪嗒一聲摔成了粉末。

“啊...”紅袍人扔掉手里斷掉的十字架,伸手在身后石人的斷臂上觸摸著。隨后就聽他發出一聲長嘯,身上的長袍無風鼓蕩。轟地一聲,他身后那個已經完全石化掉的女人當場被震成了齏粉。

“我要你償命!”對方的長袍被鼓脹起來的肌肉撐得四分五裂,他用生澀的東方語言沖我怒吼一聲,然后揮動拳頭就朝我打了過來。

“這可不怪我,是你自己把她震碎的!”我冷笑一聲,一指點向對方的拳面。一手持劍,順勢挑向了他的咽喉道。我的話,讓對方變得更加的憤怒。他加大了力道,雙拳接連朝我揮打著。我的指尖點到他的拳面,噗一聲當時在他拳面上留下了一個血洞。收指,撤劍,我又用劍身擋住了對方另外一拳的襲擊。然后順勢撤劍原地一個轉身卸掉了他拳頭上的力道,接著一劍刺出,長劍帶起一團炙熱的火焰刺進了他的肚腹。

我的劍緩緩從紅袍人體內拔出,對方仰面而倒落到地面摔了個腦漿迸裂。與此同時,一道冰冷的氣息遠遠傳來。伴隨著這股氣息,還傳來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姜午陽,你接連殺我長老會門人,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隨著那股陰冷的氣息越來越近,空中的驕陽也似乎在被一道陰影蠶食著一般逐漸變成了彎月的形狀。

“天狗食日?”空中的異像引起了下方一些修士們的恐慌。而隨著太陽逐漸被陰影遮擋,我們的眼前也開始變得黑暗起來。

“在我面前來這套?給我退散!”我抬頭看向空中只剩下一線光芒的太陽,大喝一聲運足了陽之力對著那股陰冷的氣息就沖撞了過去。兩股力量相遇,空中傳來一陣吱吱的響動。就好像是有人正在用什么東西在玻璃上刮動著一般的刺耳。隨著響聲越來越大,我跟對方那股陰冷氣息的較量也逐漸進入了白熱化??罩谢\罩著的黑暗,在我陽之力的驅散下,逐漸朝后退著。天上的太陽,也逐漸恢復了原狀,重新朝著大地散發著光和熱。

“哼!”對方被我的陽之力逼迫得節節后退,一聲冷哼傳來,接著我就感覺到陰冷的氣息加強了一倍。這一次它凝聚成一道黝黑而又深邃的黑色光線,筆直朝著我激...射而來。光線所過之處,猶如一道墨跡出現在白紙上一樣。當時將天空一分為二。

“裝神弄鬼就是你們長老會的本行,無膽鼠輩還不快快顯形?”我雙手持劍,運足了陽之力對著那道黝黑的射線就是一劍斬出。劍氣跟火焰交織在一起,呈現出螺旋形絞在了那道射線上。射線被我的劍氣從中剖開,然后四散消失。那被它破開的天空,同時也開始快速的合攏。我一劍得手,順著射線射來的方向,接著就是一記劍分陰陽斬過去。漫天的火焰交織成束,呼呼帶著風聲狠狠朝著遠方就斬。

“轟!”遠方一座山峰被我的劍氣從中斬成兩半,一個身穿黑袍的人影沖天而起。我意念動處,身后八十一道被烈火包裹的長劍魚貫而出。對著那道黑影就追殺了過去。

老橋雙翅振動,一飛沖天接連對那黑影連射出九十九箭。箭簇封堵著那黑影的去路,讓他不得不在空中騰轉挪移試圖躲避。就這么一耽擱,我的心劍已到。心劍跟老橋的箭簇對那黑影前后夾擊,逼得他不得不停下...身形跟我們相抗。

“記得我跟你說過,長老會有六大長老。其中實力最為強勁的,就是圣長老和暗長老!雖然沒有跟他們見過面,但是我看此人所用都是暗能力,恐怕他就是那個暗長老了?!蔽艺虅Τ侨吮平?,腦中此時卻是傳來了黑午陽的說話聲。

“那又如何?你看他現在勉力支撐的樣子,實力也不過如此。以前是我太弱,才覺得長老會的人個個都挺強?!蔽壹涌炝藥追炙俣?,朝著對方追去。心里則是對黑午陽如此說道。

“我是想提醒你,小心中了人家的計!他們能走到今天,肯定不會是什么莽夫。你覺得呢?”黑午陽的這句話,當時就讓我冷靜了下來。我腳下的動作一慢,接著轉身就朝藏劍山莊退去。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