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誰??!給老子滾出來!”

也是這個時候,那保護罩消失,那罩內的男女從空間容器里面取出衣物很快換上。

畢竟周圍還有其他人在看著呢,這赤白白的多不好??!

也是那男子吼完之后,邊上的女子扯了扯他的胳膊,道:

“你別嚷嚷了,要是我家那個回來了,知道了我們的事情,那就完了!”

聽到女子的話,那男子冷笑一聲。

“包打聽回來了又咋滴?再說了,這邊上不是也沒有人看見么?”

那些本來還看著兩人的城主府內剛剛從廢墟里面爬出來的那些仆人、下人,紛紛將目光挪開。

這城主包打聽的夫人水性楊花,到處招蜂引蝶,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這包打聽作為城主,動不動要出去個三兩天什么的,所以這三兩天里面,老是會有一些不同的男人出現在這城主府之中。

而這一次,則是一個天神之境的強者。

面對天神之境的強者,尋常人,自然是繞道而走,哪怕他們是城主府的家仆,但是這年頭,活著就已經不容易了,誰還會去多管閑事?

“依照我說,我們就這么光天化日的,那才刺激呢!”

那男子笑呵呵的一把摟過那女子,將其摟到自己的懷中。

“嚶呀——”

那美婦人嚶嚀一聲,給對方翻了個白眼,旋即,指了指邊上的夏福坤。

“那還有人看著呢!”

那男子皺了這一下眉頭,好好地興趣一下子沒有了,他轉頭看了夏福坤一眼,發現夏福坤正錯愕的看著自己和那女子,當下冷哼一聲。

“小逼崽子,活膩歪了是吧?看什么看?再看把你頭都給打爆了!”

一聽那男子的話,夏福坤也樂了。

“害!”

“我還以為你是包打聽呢,搞半天,你是來偷葷的??!”

夏福坤這話很直白。

那男子一聽,當下臉色就陰沉了下來。

“給你臉了是吧?”

當下,他從空間容器里面取出一把寶刀,念頭一閃,那寶刀便是朝著夏福坤斬落下來。

天神之境的強者,便是恐怖如斯!

然——

讓他所沒有想到的是……

那寶刀,連斬都沒有斬下,便是直接調轉頭回來,朝著自己這邊斬下。

“哼!”

那天神之境的強者冷哼一聲。

想把那寶刀給驅散。

然而——

他沒有想到……

那寶刀之上,裹著一道銀色的光暈。

很快……

那寶刀就直接將那男子的腦袋給斬落下來……

堂堂天神之境的強者……竟然是連半點反抗都沒有,直接隕落……

鮮血——

灑了邊上那美婦人一臉。

那美婦人愣了一下……

想要尖叫,但是卻發現,自己連尖叫都發不出來。

而這個時候,夏福坤也是朝著她走了過來。

“唔,我這也算是幫了那包打聽一次了,他承了我一個恩情,作為回報,告訴我一點什么,總不過分吧?”

夏福坤琢磨了一下,突然覺得。

這樣子,對于視覺的沖擊力還不夠。

所以,他走到了那美婦人的面前。

那美婦人滿眼驚恐的看著夏福坤。

她想叫,但是聲音已經被夏福坤封堵住,根本就叫不出來。

她不過是神王之境左右的修為,在祖境的夏福坤面前,自然是什么都做不了。

而夏福坤,也是將手伸到了對方的肩膀上,用力一扯。

“撕拉——”

伴隨著一陣撕扯的聲音傳來。

那美婦人的衣服,被撕扯了一大半下來。白皙的肌膚,裸、露在外。

  H更新u最快上酷p匠U$網U0p=

夏福坤咳了咳。

不得不說,這美婦人的長相、身材,都是一流的。

再加上她的身份,城主府的夫人,這怎么說,也算是當地的地頭蛇級別了。

這不由得讓夏福坤想到了……

地球上之前有段時間一直很流行的……

阿姨,我不想努力了……

不得不說,這美婦人級別的阿姨,這誰能擋得住啊……

強控住自己躁動的內心,夏福坤沖著美婦人咧嘴一笑。

“不好意思啦,我想將現場還原一下?!?/p>

夏福坤說著,準備蹲下來將那剛剛被自己斬首了的天神之境的男子衣服也扯下來。

也是這個時候——

那城主府之外。

一聲驚呼傳來。

“夫人!”

“這這這,這是怎么了?”

聽到這聲音的時候,夏福坤愣了一下,轉過腦袋,剛好看到,一道錯愕的身影,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后。

而看到夏福坤,再看到那美婦人,那道身影,也是眼中噴出火來。

“小賊!竟然敢跑到爺爺家里來行兇!”

說著,那道身影直接朝著夏福坤狂掠而來。

夏福坤:“……”

害,搞半天,自己居然還被誤會了?

“不是這樣的,你搞錯了?!?/p>

夏福坤解釋道。

“少和我廢話,老子要弄死你!”

那道身影撕扯著嗓子朝著夏福坤拍出一掌。

夏福坤也不敢還手,畢竟,這包打聽也就天神之境,自己要是回首,掏,那對方不就涼了?

所以,對方拍出這一掌,夏福坤也僅僅是躲避開來。

而看到自己含怒拍出一掌竟然被對方這般輕易的就給躲避掉了,那道身影的主人也是冷哼一聲,旋即,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披在了那美婦人的身上。

“夫人,都怪我來晚了,你沒受驚吧?”

“呵呵,是啊,沒受驚?!?/p>

夏福坤在邊上諷刺了一句。

美婦人的嘴巴之前被他封著,這會兒也是打開了。他想看看,這美婦人能夠說點什么。

那美婦人發現自己能夠說話了之后,連忙哭腔開口:

“夫君,您去什么地方了!”

“這賊人將城主府擊塌,幸好天外天的柳長老過來拜訪你,我才免于一死,但是,柳長老慘死在這賊人手中,而且,這賊人還欲對我行那圖謀不軌的事情,嗚嗚嗚嗚,夫君,你要是晚來一步,人家,人家恐怕這白凈的身子,就不干凈了?!?/p>

那包打聽一聽這話,還能忍?頭頂都冒煙了。他眼中充滿殺氣,看著那夏福坤。

“小子,今日,你必死?!?/p>

夏福坤一聽,當時就樂了。

“裝比的時候一點余地都不留的嗎?”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寂寞阿三說:   第四更感謝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