穩婆們急忙向太醫和皇帝稟告了這個情況,皇帝不太懂,但太醫們明白啊,因此一個個心中都是一驚,都道事情有些糟糕了。

在現代的時候,臨產時發現胎位不正,可以選擇剖腹產,但在這個時代,胎位不正,確實非常危險,一般沒有什么好辦法。

蘇昭儀一直生不出來,已經有了難產的跡象,再拖延下去,很有可能就是一尸兩命。

其實若是在一般人家,遇到這種情況,發現事情已經不可逆轉,穩婆或者大夫,便會開始詢問家屬,保大還是保小。

電視上演的這種情況,其實并不是編造。在古代的時候,確實會面臨這樣的選擇。

這個時代的穩婆,會帶鉤鉗之類的助產工具。如果家屬說,保大,那孩子就會遭到破壞。

但如果說保小,穩婆們便會不顧產婦的死活,用蠻力割擴產婦的下面,幫助嬰兒的降生。

而且,這個時代,由于女子的地位低下,只是男人的附庸。這個時代講究不孝有三,無后為大。

媳婦沒了,則可以再娶,續弦,納妾。所以,大部分男人,在這種時候,都會選擇保小。

所以說,這個時代的女人,生孩子,確實是在鬼門關走了一圈。

只是,蘇昭儀的情況又與一般人家不同。她是皇帝的寵妃,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皇帝的龍子。

所以穩婆和太醫,都不敢傷及蘇昭儀,更不敢傷及孩子。

誰敢去問皇帝,保大還是保???那可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而且皇帝早就說了,要母子平安。所以太醫和穩婆們實在有些束手無策。

皇帝也是著了急,因此才會派人去找柳天賜柳無名,甚至京城中有名的大夫,穩婆,都要找來,接到宮中來。

誰有本事讓蘇昭儀母子平安,皇帝重重有賞。

此時一名婢女從蘇昭儀的房間沖了出來,驚慌失措的喊道:“皇上,皇上,不好了,皇上?!?/p>

皇后斥責道:“什么叫皇上不好了?掌嘴?!?/p>

皇帝一擺手,說道:“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

那宮女普通一聲跪了下來,哭喊道:“皇上,蘇昭儀她,暈過去了?!?/p>

皇帝他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看著那群太醫怒道:“一個個的飯桶,朕養你們有何用?還不快想辦法?

要是蘇昭儀母子出了事,朕砍了你們的腦袋?!?/p>

太醫們頓時嚇得一哆嗦,全都跪了下來商量辦法。

白一弦其實也不忍心一條生命,不,是兩條生命就這么沒了,于是也下意識的在腦中用搜索引擎搜索著辦法。

大部分搜索結果,都是建議剖腹產,沒想到,最后的時候,還真有一條不用手術的辦法跳了出來。

白一弦看了看,這個方法,也不是萬全之計,也是有一定幾率的。

白一弦看了看皇帝,他若說出辦法,若是管用,那還沒什么問題,若是不管用,誰知道皇帝會不會責怪他。

  -:酷,^匠'"網Z&唯p|一☆正b;版{,k其他:都U是!v盜)v版0nf

可此時,蘇昭儀房中再次傳出聲音,一個穩婆沖了出來,告訴皇帝,蘇昭儀醒過來了,但若再想不到辦法,蘇昭儀母子恐怕就難保了。

白一弦心道,自己什么時候如此瞻前顧后,如此冷漠了?那是兩條生命啊,怎么能眼睜睜的不管不顧呢。

白一弦想到這里,突然大聲說道:“這里有沒有推拿經驗豐富的醫女?穩婆也行?!?/p>

此時皇帝震怒,眾人都不敢出聲,白一弦一說話,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皇帝的眼中目露不悅之色,此時卻有一名醫女遲疑了一下,抬頭說道:“我,我會?!?/p>

白一弦說道:“拿紙筆來?!?/p>

這種時候,白一弦抽什么風?不過還是寶慶王,在皇帝發作之前,急忙派人去拿紙筆。

紙筆取來之后,白一弦唰唰唰的在上面寫了幾味藥,說道:“派人去抓烏頭、生馬錢子等藥物,用這些幫蘇昭儀鎮痛?!?/p>

此時卻有太醫質疑道:“白大人,你說的這些藥物,都有麻醉的作用。

蘇昭儀原本就用不上力,你給她吃這些,那豈不是更用不上力了嗎?白大人不是大夫,還是不要亂用藥的好?!?/p>

此言一出,眾人都有些質疑起來。寶慶王等人更是用眼神示意白一弦不要多管閑事。

白一弦反問道:“不用此法,蘇昭儀能生嗎?”

說完也顧不得太醫反應,立即又沖皇帝說道:“皇上,這些藥物,只是幫昭儀鎮痛,微臣會教給醫女一套推拿手法,讓她進去進去試試,看看能不能將胎位撥正?!?/p>

眾人一驚,還有這樣的手法。

那醫女看了看皇上,皇帝也是滿臉驚疑:這白一弦,連這個都懂?

不過事不宜遲,如今太醫和穩婆都沒有其它辦法,再想想,白一弦以前屢立大功,而且懂得也很多,不是那種不靠譜的人。

于是皇帝也當機立斷,同意了下來。白一弦急忙將手法詳細的跟醫女解說了一下,并在一名太監的肚子上演示了一遍。

醫女有推拿功底,自然一學就會,急忙走了進去。

有太醫忍不住問道:“這種辦法可行?”

白一弦嘆了一口氣,說道:“皇上恕罪,方才事情緊急,微臣沒有來得及向皇上細說?!?/p>

皇帝說道:“你詳細說來”

白一弦對皇帝行禮,說道:“皇上,這套手法,確實有矯正胎位不正的功效。只是若是一個月之前發現胎位不正的話,經過一個月的外力推拿,大多數,是能矯正的。

如今蘇昭儀已經臨產,微臣也不敢保證其效果如何,只能一試。

如今我們也只能期望,蘇昭儀腹中的胎兒,胎位不正不是太厲害,若只是稍微不正,用這套手法,說不定還有撥正的可能。

但若是逆轉的太厲害,這套手法,恐怕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微臣不敢欺瞞皇上,請皇上恕罪?!?/p>

寶慶王微微皺眉,心道白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太愛多管閑事,可他滿身正氣,又斥責不得。

他心中一嘆,有心要幫白一弦,便說道:“白一弦,你可知道,你不是大夫,此事原本與你無關。即使出了什么事,皇兄也斥責不到你頭上。

可你如今卻自動站了出來……若是你的手法可行,自然皆大歡喜??扇羰悄愕氖址ㄒ残胁煌?,皇兄很有可能會因此而怪罪你,甚至還會重重責罰。

你如此聰明,不會不知道這一點,為何還要站出來?站在一邊,豈不是更安全些?”

白一弦感激的看了寶慶王一眼,對皇帝說道:“回皇上,回王爺,微臣自然明白這些。

但蘇昭儀和其腹中孩子畢竟是活生生的性命,微臣實在做不到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更何況,她們還是皇上的妃子和孩子。

就算是為君盡忠,微臣也決不能坐視不理。身為臣子,怎能看到皇上憂心而不為皇上解憂呢?

若是有效果,蘇昭儀母子得救,皇上龍心歡悅,微臣便心滿意足。

若是無有效果,皇上要責罰微臣,微臣也絕無怨言?!?/p>

皇帝看了白一弦一眼,說道:“起來吧,難得你有這份心思,所有人都無可奈何,沒有任何辦法,所有人都怕麻煩上身,唯獨你站出來。

不管你的方法有用無用,朕,恕你無罪便是?!?/p>

白一弦說道:“微臣謝皇上恩典?!?/p>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