簽訂完的那一刻,段峰反而松了一口氣,市中心這塊地就是一塊肥肉同時也是一顆炸彈,如今的峰臨地產沒有實力去獨吞這塊肥肉,倒不如變現撤出來。

并且段峰還持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分成,總的算下來這買賣不虧,甚至段峰可謂是賺大了!

“合作愉快,也希望段總這邊能順利的抓住綁匪,解救出您的前妻?!眴逃钜琅f文質彬彬,表情真誠的說道。

“謝謝?!倍畏迕銖娐冻鲆荒ㄐθ?,他現在內心也沒底,不知道這一步是否走對了。

送走了喬宇之后,段峰繼續坐在辦公室等待綁匪的電話,王偉等警察也在一旁繼續監聽,對于這次的事情,他們比段峰更認真。

每一個犯罪分子,警察都會全力以赴的抓捕,這一點讓段峰很感動也很感激,畢竟對方不會收取任何好處。

“各位先吃口飯吧,我已經讓人訂了餐?!倍畏蹇聪蜓矍暗耐鮽サ热?,就在王偉準備拒絕的時候,段峰繼續說道“也不知道該如何感謝各位,一頓飯而已?!?/p>

王偉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但他現在更在乎的是人質的安全,畢竟綁架案隨著時間的推移,生還的可能性會越來越小。

正在飯菜送過來的時候,段峰手機響了,看到來電顯示,他的手輕微顫抖了一下。

“喂?!倍畏遢p輕的吐出一個字。

“是我,他們放了我們了,我們在……”

后邊的話已經變成了哭泣,顯然這次的事情把江菀嚇得不輕,當段峰問清楚地址之后,親自開車去接江菀,同行的還有王偉跟他的兩個同事。

郊區馬路旁邊,江菀與江柔依偎在一起,當看到段峰的那一刻,江菀快速站起來沖向了段峰。

  酷:匠網a首發:0

摟著江菀的那一刻,段峰內心是痛的,他能感受到江菀顫抖的身子,內心憤怒的想恨不得馬上摧毀遠夕集團。

但現在他不能,他要等機會,而且他把市中心那塊地賣給了美興集團,也是想看美興集團與遠夕集團打擂臺。

借別人的手,去除掉內心憎恨的對手,這是最好的方式,至少段峰不用承受遠夕集團的怒火。

“先回家,一切都過去了,沒事了?!倍畏逭f完之后,把江菀帶上了車,扭頭看向江柔“這次連累你了,抱歉?!?/p>

“說什么呢,咱們誰跟誰,要不是江菀害怕,我早就跟那兩個人拼命了?!苯嵋桓睙o所謂的說道,但眼神中的惶恐卻被段峰捕捉到了。

這人情他記下來了,他笑著點了點頭,同時也知道綁架江菀他們的只有兩個人。

坐在車上的那一刻,段峰盡量保持內心的平靜,也盡量不去打擾江菀,坐在副駕駛的王偉則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天,但實則在旁敲側擊的打聽著綁架案的一些細節。

把江菀送回家的那一刻,段峰剛走出電梯,就看到了王嵐,對方沖上來就對段峰一頓拳打腳踢。

“你滾!你趕緊滾!你害的我們家還不夠慘嗎?”

面對王嵐的謾罵與毆打,段峰也只能默默忍受,看了一眼江菀,段峰說了一句“我先回去了,有事你給我打電話?!?/p>

“我們永遠不會聯系你的,這次我姑娘被綁架,就是因為你,你個喪門星!”

王嵐這次是真的急了了,不然就憑借她嫌貧愛富的性格,在段峰面前絕對不會如此失態,更不會把段峰趕走。

走出曾經自己住著的小區,段峰有一種挫敗感,他現在人氣堪比一線明星,他的財富更是幾輩子都不愁,但他卻沒有一個溫馨的家。

回到酒店的段峰在幾杯酒的輔助下,終于進入了夢想,早晨段峰是被門鈴聲吵醒的。

“馬叔?怎么這么早?”望著站在門口的馬良雨,段峰不由的皺了皺眉問道。

“少爺,我們被人坑了,您看這份合同!”馬良雨也不管段峰是否高興,直接走了進來,從包里拿出一份合同。

合同是昨天簽的,正是他出售市中心那塊地給喬宇,當時他也看了一眼合同,沒有什么問題才簽的。

馬良雨指著合同第七頁很小的兩行字,當時段峰確實沒有注意,這一刻仔細看到那兩行還沒有螞蟻大小的字的時候,整個人手腳都是冰涼的。

「在合同簽訂后起三十年后開始支付六十億?!?/p>

「支付年限為四十年?!?/p>

望著這兩行字,段峰不由的笑了,但笑的卻很猙獰,他竟然被耍了!

拿出手機給喬宇撥打電話,不多時就通了,手機里傳來喬宇彬彬有禮的聲音“段總,有什么事情嗎?”

“你坑我?”段峰目光中帶著憤怒,話語中更是抑制不住的怒意。

“坑您?我怎么會坑您,我們是合作伙伴?!眴逃钫Z氣十分意外,甚至還帶著些許的不明所以。

“合同上三十年后開始支付六十個億,并且支付年限為四十年?!?/p>

“你說這個啊,當時合同你看了,你也沒有反對啊?!?/p>

“喬總,好一個聲東擊西,想必綁架江菀的人是你派去的吧?你讓我分神,然后猜到我會急著與你簽約,甩掉市中心那塊地,所以故意玩了文字游戲?!?/p>

段峰已經猜到了一個大概,喬宇顯然是明白他當時的想法,并且故意用江菀來讓他分神,從而達到了簽約合同的目的。

“段總您可別瞎說,我是一個合法的商人,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就先掛斷電話了,我這邊還有一個會議要開,我得趕緊去趕飛機?!?/p>

喬宇雖然還是很客氣,但態度已經不像昨天那么親切,說完就結束了通話,根本不給段峰廢話的機會。

前期競拍土地加上后期的投入,十個億肯定有了,現在竟然就這樣打水漂了!

做好的嫁衣拱手讓人,這讓段峰十分不爽,尤其這次是被喬宇不費吹灰之力的拿走,這都讓他感覺智商被碾壓了。

功虧一簣!

“少爺,是我引狼入室了,沒想到這個喬總竟然是個披著羊皮的狼!”馬良雨說完直接跪在了地上,看向段峰說道“少爺,這件事我會一力承擔?!?/p>

“承擔?你拿什么承擔?馬叔,我把你當長輩,你沒必要這樣,這個時候不是想著誰的錯,而是想著如何挽回或者如何報仇!”

段峰相對于馬良雨來說,情緒更加的穩定,雖然剛才通話的時候他狀態很不對勁,但聽到對方掛了電話,反而段峰冷靜了下來。

手機響起的那一刻,陌生的號碼讓段峰不想接聽,但奈何一遍一遍響起,顯然這個打電話的人很有耐心。

“誰?”段峰接通電話,語氣有些陰冷的說道。

“我給你打電話一直打不通,我剛找到機會跟保鏢要來的手機,幸好終于打通了,我被我父親關在家里,他要聯合美興集團做局坑你!”

張淼淼的聲音,透著焦急與擔憂,這一刻段峰想到張淼淼手機號已經被他放進黑名單了,而對方的話讓段峰也明白了,這次的事情不光是喬宇在幕后策劃,還有張家的那位掌舵人!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