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戰么……

秦城看了看漆黑一片的海面,突然覺得有些好笑,因為他正式跟拉米爾交鋒的時候,也是在海上。

看來終究秦城和兇獸組織的人與海是沒辦法擺脫干系了。

不過極北之??筛叭A國之外的海不一樣,一旦落入了海中,要不了多久的時間便是會凍成冰棍。

若是沉得深了一些,甚至會很快達到萬年寒冰的程度,要想擺脫那就得看運氣了。

也就是說,這一次戰斗的重點不光是要擊敗魔絕,而且是要在盡量保全自己的情況下擊敗他,用的力氣越少越好。

很顯然,兇獸組織的人是會阻止葉鹿等人救援的,那秦城就真的要被冰封到海底了。

“還真像是你的風格啊,安德瓦?!比~鹿淡淡地道:“你無非就是想要讓他們兩個人焦急起來,然后出現各種各樣足以致命的失誤吧?”

魔絕輕笑著道:“葉會長,你這可就說錯了,會出現致命失誤的不可能會是我?!?/p>

言下之意,魔絕覺得自己會輕松戰勝秦城。

秦城感受到了魔絕看向自己的目光,緩緩一抬頭,頓時又對上了魔絕的眼睛,眼前的景象再度發生了變化。

“破障術么?”

道尊這一次帶著天靈上人的,所以見到這種情況倒是不需要他親自動手,天靈上人便是想要直接出手為秦城解開這破障術。

  (更&“新L`最?O快上'r酷s*匠。l網0e◇

就在天靈上人正準備伸出手時,秦城眼里驟然閃過了一絲光芒,旋即那雙眼睛就恢復了清明。

“這就恢復了?”

天靈上人有些意外,他當然知道破障術的厲害,之前還聽說半個月前秦城就在這一招手里吃過虧。

而這一次,秦城幾乎是沒花多少時間就把這招給徹底解除掉了。

葉鹿輕輕一笑道:“這半個月他可不是光在玩,如果不是我下手有分寸,這個時候他都已經見了閻王爺了?!?/p>

秦城沒在意他們幾人在說什么,只是在自言自語地道:“果然和道門傳統的破障術不一樣?!?/p>

“傳統的道門破障術更像是用來防備別人的武意乃至靈魂震懾攻擊的,而魔絕卻是將它改了,加入兇獸組織的傳承,改成了攻擊性十足的秘法?!?/p>

魔絕自然是能夠聽到秦城說的話,微微一笑道:“看來你這半個月臨時抱佛腳倒也學到了一些東西?!?/p>

“可惜啊,我掌控的力量是你遠遠想象不到的,可不光是破障術而已?!?/p>

秦城看著魔絕,眨了眨眼,突然笑了起來。

魔絕臉上的笑容一收,淡淡地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把這破障術改成了四不像,以為自己已經將這一招用到了極致,殊不知加了兇獸組織的傳承,反倒讓這一招變成了雞肋?!?/p>

秦城攤了攤手道:“我半個月前不注意之下被你偷襲得手,如今我卻又能夠完全接下這一招,難道還不足以說明問題嗎?”

魔絕眼神一厲,冷笑著道:“果然是牙尖嘴利的小子,我還真是小瞧你了?!?/p>

“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聽到你沉入極北之海的聲音了!”

秦城搖了搖頭道:“原本以為你還懂點規矩,卻沒想到你已經把我們約戰的先決條件都是已經忘得一干二凈了?!?/p>

魔絕思考了一會兒,才想起來自己答應過的條件。

“原來你繞了半天圈子,又詆毀激怒我,就是為了讓我說出張啟然的下落啊?!?/p>

魔絕嗤笑了一聲,旋即指著那冰山的方向道:“張啟然就在那邊,你們可以隨便去救,這是我們答應過的條件?!?/p>

都沒等魔絕說完話,葉敏的身影便是瞬間沖到了冰山的方向。

可以看到在兇獸組織的內部還有一些人在蠢蠢欲動,似乎想要沖過去偷襲葉敏。

安德瓦擺了擺手道:“都給我消停一點兒,別給我在這兒惹事,丟我的人!”

安德瓦在兇獸組織的這群人之中的地位相當之高,那些人很快便是平息了之前想要襲擊葉敏的想法。

秦城有些詫異地看了安德瓦一眼,如果說將九頭兇獸的一部分植入體內會引起一些缺陷,那安德瓦怎么完全沒有體現出來。

這個人似乎比秦城見過的大部分兇獸組織的人都要有章法和原則一些。

似乎明白秦城在想什么,葉鹿隨口道:“安德瓦身上的缺陷很明顯啊,他永遠長不高,也永遠只能這么丑?!?/p>

“就算是做了整容手術,安德瓦的臉也會很快變回原來的樣子?!?/p>

秦城聽得有些咋舌,得虧這個缺陷是在安德瓦這個男人身上,如果換成是無影,那恐怕就是另外一種結果了。

“不過安德瓦,你們膽子倒是真的大,居然光靠著你們這些人就想要留下我們?”葉鹿輕笑了一聲道。

“那哪兒能啊?!卑驳峦吆俸僖恍Φ溃骸拔颐髦滥銈儨蕚淞酥翉娬邅砉粑覀?,那我們當然也不會坐以待斃了?!?/p>

“哼,是想要把那九頭兇獸叫出來了吧?”道尊淡淡地開口道:“正好,它毀滅了那么多上古宗門,我也想要找他算算帳!”

秦城想到了曾經在彩玉門的時候,因為自己的一個想法誕生的那頭九頭兇獸。

雖然最后那家伙還是被秦洪給收拾掉了,不過當時從遠處傳來了一聲嘶吼,還是讓秦城印象深刻。

“沒想到九頭兇獸居然真有活物存在!”

雖然兇獸組織的人已經變相證明了這一點,但接下來或許就要見到那恐怖的家伙了,確實是會讓人覺得有些緊張。

沒過多久,葉敏便是帶著張啟然歸來了。

張啟然雖然身受重傷,肩膀依舊被鎖鏈秘寶給鎖住了,十分虛弱,但精神狀態卻不算特別差。

“你們怎么過來了?”張啟然輕聲道。

秦城走到了張啟然的身邊,伸手抓住鎖鏈一扯,那鎖鏈就像是受到了感召一般,輕而易舉地被秦城給扯了下來。

這一幕令葉鹿和道尊眼里都是閃過一絲精芒,但是對于秦城來說,卻是正常至極的事情。

“師父,接下來就好好看著我來清理門戶吧!”

秦城低聲說了一句,旋即便是主動地朝著魔絕勾了勾手,淡淡地道:“該我們兩個了?!?/p>

魔絕看了一眼張啟然,旋即縱身落在了海面之上,看著秦城道:“我會親手將你沉入海底,到時在無盡的黑暗寒冷中去懺悔吧!”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