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話了一柱香的時間周浩將這些資料吸收的差不多后才將手中的資料歸還給了老者,隨后走出了房間。

“你找這些東西有什么用嗎?”蕭涵挑了挑眉,面上露出一抹困惑的神色。

周浩挑了挑眉,卻并沒有說什么。

兩人來到了煉丹師協會的入口,剛準備進去時便看見其中一個守衛看了蕭涵一眼道:“蕭師妹,怎么了沒和你師父一起來嗎?”

“沒有,韓豹,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師父剛剛收的徒弟,叫……”蕭涵看了周浩一眼。

“周浩!”周浩淡淡說道。

韓豹看了周浩一眼,對蕭涵說道:“蕭師妹,你連你小師弟的名字都沒有記住,你告訴我,他是你師父新收的弟子,你覺得這樣的理由會不會牽強了一些,要知道,進入其中的如果不是煉藥師的話可是要擔責任的?!?/p>

“擔責任就擔責任,反正有人負責就行了?!笔捄铝送律囝^說道。

  …酷r匠網》S永}久…免!y費QK看?。說%0

韓豹打量了周浩片刻這才說道:“行吧,希望到時候不會給蕭長老造成什么麻煩?!?/p>

兩人這才進入了煉藥師公會,這里說是公會,其實就是五層的高樓,每一層都有不同的東西販賣,不過這里面販賣的絕大多數都是一些丹藥和煉制材料,反正是一些與煉藥師有關的東西。

隨著兩人不斷向其中深入,周浩面上閃過一抹驚訝,雖然說這里面的藥材他都見過但是自從他落在這個有些貧困的下等位面后,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么多材料。

“這是五百年份的地蘭花,那是千年分的子竹草,還有地藍液?!敝芎粕钗豢跉?,雖然這些材料都很珍貴,但是所練制的丹藥卻勾不起周浩一絲興趣,他只是驚訝能在這里見到這么多丹藥。

“小子,你覺得怎么樣,我沒騙你吧?”蕭涵望著周浩面上那一副土包子像的臉,變成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問道。

“是不錯!”周浩點了點頭說道。

隨著兩人繼續深入,突然間,周浩似乎被一股一樣的感覺所籠罩了,他猛地回頭看去,目光落在他剛剛走過的那個地攤旁邊,緊接著他的目光被地攤上的一個黑色的玉佩所吸引,這塊玉佩像是殘缺不全的,倒是與他在拍賣會中拍賣得來的玉佩有著幾分相像。

“同樣都有一股像是萬年前的法則氣息?”他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激動,走上前去,隨意拿起一株地靈草,問道:“你這百年份得地靈草怎么賣?”

“小友真是好眼光,這東西不貴也就三千金幣!”那人見狀連忙笑臉相迎的說道。

“貴了!”周浩搖了搖頭繼續說道,“一般的百年份地靈草的價值最高不會超過一千金幣,你這足足比外面貴了兩倍?!?/p>

見周浩一言道破實情,那個攤主也是尷尬的笑了笑,他也沒想到,這一碰就能碰到一個懂實情的,事實上,這里雖然是煉藥師協會,但是這里面的煉藥師一般是不會太了解外面的事情,用手撓了撓頭這才說道:“這樣吧,要不我收你兩千吧,不能再少了,我們幾個兄弟為了采這株草藥,至今還有兩人受了重傷還需要一筆錢去醫治呢,你就行行好吧?!?/p>

周浩像是猶豫了一下,隨后,又在臺上抓了一把東西說到一起吧。

那個攤主看了周浩手中的那些東西一眼松了口氣,幸好這些東西都沒有什么是值錢的,等下揮了揮手,周浩見狀也點了點頭,將東西收好這才轉身離開。

“你小子走這么快,是不是又找到什么好東西了?”

“我買這些材料都虧本了,你還說抓到什么好東西,你從哪看出來我抓到好東西了?”周浩皺了皺眉說道。

“你這小子賊的很,一點虧都不肯吃的,你竟然會多給這老板一千金幣不簡單啊,你八成又是看中了那塊玉吧!”葉老發現周浩犯傻一般都是傻在買玉上了,上一次那個玉佩不就花了許多錢嗎。

被葉老猜中周浩撇了撇嘴也不在說什么,大致在這煉藥師協會又逛了幾圈,周浩這才找了一處不錯的地方住了下來。

剛進入房間,周浩變將這幾天收集到的玉佩給拿了出來,那一黑一白兩塊玉佩恰好能夠拼在一起,只是在旁邊少了一個嬰兒巴掌大小的區域,只怕這枚玉佩原本是一個圓的,可是不知怎么的就分成了三半,而他卻只找到了其中兩半。

兩塊玉佩和在一起,突然間,周浩只感覺眼前的視線像是被一股強光所籠罩,當他再次睜開雙眼時愕然發現此刻的他,竟然懸浮在一處像是仙境一樣的地方,周圍除了云霧還是云霧,只是在他面前不遠處一本金黃色的古書在她面前徐徐盤旋。

“這到底是什么地方?”周浩心中閃過一抹疑惑,當下了向著那本古書前進,然而就在他無限接近那古書時,一股巨大的壓力瞬間籠罩向了他,在這股威壓下他的腦海有著一絲的愣神,然后只是一瞬間那股威壓便消失了,下一刻,無數道金燦燦的符文出現在那本書的上空,隨著這些符文的出現一股如同潮水般的能量瞬間向著周浩的周身撲了過來。

這些符文只是剛剛接觸到周浩身體時變瞬間撐破了他的衣衫,下一刻這些符文瞬間沖入了周浩的體內,說來也奇怪,這些符文在接觸套中號身體時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

隨著這些符文越聚越多周浩赫然發現自己的經脈竟然在此刻迅速古蕩了起來,一股脹痛身邊涌便全是。

“這是怎么回事?”周浩神色間滿是疑惑。

隨著最后一道符文進入體內,那股疼痛的感覺這才緩緩消失,大約站了好一會他這才恢復到原先最開始的狀態。

周浩眉頭微皺,有些慌亂的內視自己的經脈,里面什么沒有,甚至于丹田中也沒有符文的影子。

“怎么不見了,剛才明明感覺到有力量涌向自己的體內,就一會時間怎么就找不到了呢,不行,得再找找看!”周浩喃喃自語。

大約又過了小半刻的時間,她赫然發現剛才那消失的符文竟然一條不拉的刻印在了自己的骨骼上。

“不是說只有法則才會形成法則銘文銘刻在身上嗎,這些符文為什么也可以,難不成他們是什么法則?”想到這兒,周浩眼中閃過一抹驚愕。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