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不過是最下層的地靈丹,要力只怕比一般的地靈丹還差吧!”周浩冷笑一聲說道。

被周浩這樣嘲笑劉濤眼中閃過一抹憤怒道:“那也總比某人練不出來要強吧?!?/p>

“誰說我煉制不出來的,睜大你的眼睛看好了!”周浩在眾人的目光中一拍自己的煉丹爐,下一刻整整十五枚晶瑩剔透,散發著丹香的藥丸在煉丹爐的上空徐徐旋轉。

“什么!”

審核的三人在看到這十五枚晶瑩剔透的丹藥師時,面上都露出一抹不可置信的神色。

“十五枚!”孫興榮面上滿是驚愕之色,要知道一副藥材最多只能煉制出五枚丹藥,這已經是極限了可是這小子怎么可能一爐丹藥就練出十五枚丹藥的!

“慢著,你看這丹藥上面的紋路,這竟然是丹紋!”就在此時炎思通,一雙眼睛瞪得溜圓不可置信地說道。

在他話音落下之時數十道目光瞬間落在了那些丹藥上。

丹紋只有丹藥煉制到極限才有可能出現的東西然而,將丹藥煉制到極限,又談何容易,如今的煉藥師能夠將丹藥煉制出來,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可能夠煉制出一枚有丹紋的丹藥的煉藥師幾乎屈指可數,而且那些人的年齡早已超過了七八旬了,甚至他們可以毫不客氣地說周浩是這百年第一個在小小年紀就能夠煉制出有丹紋的丹藥的天才。

“等一下小子,你起來說說看你是怎樣一爐煉制出十五枚丹藥的?”火焰羅問出了在場所有人都想問的問題。

“回前輩,完備只是將三負材料同時扔入了煉丹爐中,所以才煉制出這么多丹藥的,只是運氣好罷了!”周浩撓了撓頭,極為謙虛的說道。

然而他的話引來了三人一至白眼,這小子唬誰呢,不想說就不想說何必拿運氣這東西做當箭牌,如果真的是運氣的話,這運氣咋就不降落在他們身上呢?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師出何方???”楊燁看向周浩繼續問道。

“晚輩周浩,師父是一位早已歸隱的高人,閑云野鶴慣了,所以讓我千萬不要透露他的名諱!”

“小子,我就是那個你所說的高人,快點叫一聲師父聽聽!”就在此時,葉老突然插話說道,然而面對他的這些話周浩直接翻了翻白眼說道:“誰教誰煉藥術還不一定呢?”

“哼,再怎么說你也才是一四品煉藥師,可老夫是七品煉藥師,就算煉藥的細節再差,也有你要學習的地方!”

面對葉老的這些嘮叨,周浩直接無視了。

“這煉制方法也是你師父教你的?”

“不錯!”

眾人聽到周浩的回答后再次倒吸一口涼氣,煉藥并不是說投放的藥材多,就可以大大節省時間,事實上許多材料一同放置不僅不會省時,相反的還大大提高了失敗率,如果說一枚丹藥的失敗率是30%,那么舉沒帶藥一統煉制失敗率可能會提高到70%,甚至更高。

從這一點不難看出周浩在煉丹術上的造詣早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小子,挖墻腳的事情,老夫就不做了但是給老夫一個面子,加入我們煉藥師協會如何?”火焰羅嘿嘿說道。

當然,他的選擇非常精明,像周浩這樣的人不用想,也知道不可能離開自己的師傅去跟他學習,所以它追求退而求其次,只要將周浩拉入煉藥師協會就行了?

“成為煉藥師公會的人有什么用嗎?”周浩有些疑惑的問道。

  酷匠P,網唯一正版《,其他v都‘是/I盜.k版VK0

“這用處可就大了,如今所有的煉藥師協會信息都是相通的,也就是說,你只要去煉藥師協會,都會享受八折優惠,另外,若是您遇到什么困難了也可以通過身份像別人求助幫助?!?/p>

周浩聞言點了點頭,道:“等二品煉藥師考核結束在回答你們這個問題吧?!?/p>

其實周浩此刻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成為要成為煉藥師協會中的一員了,但是現在答應對他而言自然不會有太多福利,所以周浩的方法是提高自身煉藥師的煉藥品階,唯有這樣他才能夠獲得很多的福利。

三人為之一愣,隨后面上滿是怪異,歷年來就算是成功通過一品煉藥師考核的煉藥師都不會超過一手之數,可是如今竟然直接有人選擇考核完后繼續考核,這樣的事情可以說是很難遇見的,原因很簡單一些有實力的煉藥師會在有把握通過考核后就會直接來,很少會有人會想一同考核,因為不想讓很想要表現自己快速的成為煉藥師協會的一員,得到重用。

“好,你們稍等片刻即可!”一般大規模的量是考核都是考核一品煉藥師等級的人最多,至于往后的幾個階段,人都是極少的,這也歸咎于煉藥師很難考核成功的原因。

眾人大約等了半個時辰左右,第二輪的考核題目這才有了結果,參加第二輪考核的人一共也就只有五人,拋去周浩蕭涵孫興榮三人外,另外兩人都是年紀接近半百的老者。

此刻兩個老者瞪大了眼睛,看著這三人,面上滿是驚愕對火焰羅問道:“火老,你確定這不是一品煉藥師的考核,這幾個孩子看起來也不超過三十之數,就通過了一品煉藥師考核?”

要知道他們當年通過一品煉藥師考核時都已經是四十幾歲的人了,可是這幾個小子也太年輕了吧?

“是啊,這是二品煉藥師考核,我還覺得我也眼花了呢,不過現在算是長江后浪推前浪吧,這些孩子的潛力不容小覷??!”說到這火焰羅眼中滿是感慨,一想到這三人中,其中兩人是自己故人之徒他就有些咬牙切齒,那些煉藥技術比不上自己的老家伙都有了如此好的傳人,可他呢?至今還孤家寡人,這讓他越想越來氣。

突然間他目光看向了周浩,嘴角微微抽搐,因為他發現周浩這小子竟然把丹藥再一次一鍋裝了。

“小子,這二品丹藥可比一品丹藥更難煉制,你就一鍋燉雖然也能成功,但大大降低了成功率,而且這一爐你如果失敗了,就會直接被淘汰,我勸你三思而行!”

這小子展現出一次那樣的技術,已經夠可以了,竟然還妄想一直用下去,如果你技術過硬的話是可以直用,但是她怎么看都不覺得周浩是那樣的人,因為他的年齡擺在那里呢,難不成他小小年紀會比他們這些老江湖的煉藥師更出色,如果是火焰羅只怕恨不得找一堵墻撞上去了,太丟人了,他們這些長輩煉藥技術還不如小孩子呢,這對于他們而言,是一個天大的打擊。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