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勸了許久見周浩并沒有反應,當下只得嘆了口氣,現在的年輕人也未免太狂妄了,不過這樣也好,讓這個自大的小子遭受幾次挫折也不為是一次修行。

他卻不知道周浩之所以會選擇這樣做,是他有足夠的把握控制好其中的火候與時間,現在的他之所以不能夠煉制四品以上丹藥,其原因并不是因為他沒有這個經驗,而是他的靈魂力消耗跟不上,稍有不慎就會導致他的丹藥還沒有練成靈魂力就率先支撐不住了。

“彭!”隨著一道悶響傳來,一道煉丹爐瞬間被炸得四分五裂,吸引了其余四人的目光。

“炸爐了!”老者極為意外的看著這一幕,這枚丹藥,他以前練制過許多次,雖然說成功率不高,但也不至于當場炸爐??!

“這怎么回事呢,我的步驟都對呀!”老者望著自己被損壞的煉丹爐面上滿是糾結郁悶的神色。

“這……炸爐的原因有很多,你還是自己琢磨琢磨吧!”三個考核員異口同聲的說道。

“明明沒錯??!”老者并沒有因為這些話而放棄詢問,不過他的詢問在眾人眼中就像是自言自語,因為就像考核員所說的那樣,原因很多如果找起來也很麻煩,所以很多煉藥師在炸爐后寧可選擇重新煉制也不愿意尋找其中的原因。

對于這種做法周浩是相當排斥的,如果不弄清楚炸爐的原因,下一次煉制丹藥時就很有可能犯同樣的錯誤,所以周浩一邊控制著自己的煉丹爐,一邊瞥了那個老者的藥材殘渣一眼,淡淡道:“你煉制的過程并沒有什么問題,但是中間最關鍵點的火候太猛了,導致材料不能均勻受熱,最關鍵的一點就是你的材料外面看上去已經焦黑了可里面卻很新鮮?!?/p>

眾人在聽到周浩的這番話后,一個個用怪異的目光看著他,隨后火焰羅走上前來,將那殘渣撿起,從中間掐斷,這才發現里面的根莖還存在著不少的藥力。

“你小子是怎么做到一眼就看出這些東西的?”火焰羅面上閃過一抹錯愕,如果不是周浩說出來,而是讓他來找炸爐的原因,他雖然能夠保證找出來,但是其中消耗的時間必然是很長的,斷然不會像周浩那樣一眼就看出來。

“其實每一種炸爐的方式都是存在差異的,只要從這些差異的地方下手,你就會一眼看出來到底是什么原因導致的,至于是哪些地方你日后慢慢領悟會知道的?!敝芎坪呛且恍?,這東西可是他花費了很長時間才領悟的,怎么可能將自己的經驗隨隨便便就交給了一個外人?

  酷☆匠r網唯_一hD正HN版??;,'其}&他g都?是…盜¤K版0、C

如果是這樣的話還真輕松隨隨便便吸取前人的經驗,自己不去實踐,那你有沒有想過去實踐的那個人心中得有多委屈??!

“哼,你小子不愿意說,就不愿意說何必在這里咒老夫!”

娘的,自己去實驗,這東西要怎么實驗,難不成要讓他煉藥時多多炸爐,我呸,這小子安的什么心,撇了撇嘴道:“你小子懂得倒是挺多,可你知不知道一鍋燉很難練出真正平次好的丹藥?!?/p>

這小子懂這么多還犯錯,這是典型的不長記性啊,他不相信教周浩煉丹的那個老師沒有講過不能幾副材料一同煉制,因為這個是煉藥師必學的基礎。

周浩絲毫不理會火焰羅的話,而是將自己的精神力全部注入了煉丹爐中,見周浩不說話火焰羅撇了撇嘴,道:“誰要是攤上你這樣的徒弟八成是倒了八輩子的霉?!?/p>

雖然承認周浩的煉丹天賦,可是這脾氣只怕沒有一點手段的煉藥師也教不出來,而火焰羅覺得他就是那種沒有啥手段的,否則也不至于到現在還找不到一個傳人。

“砰!”又是一個煉丹爐被炸毀,此刻蕭涵面色難看的看著自己深情的一堆殘渣咬了咬牙,心中有些委屈,他來的時候也就準備了一個煉丹爐,不然她還能再鄙視一次,當然,這一次炸爐也是他萬萬沒有預料到的。

“小丫頭,我就說你心急了,你也是火候沒有控制好吧!”火焰羅摸了摸自己的胡須哈哈笑道。

“小子,你說說看我這是什么原因才導致炸爐的!”蕭涵將目光投向周浩,有些氣憤的說道,她之所以不相信火焰羅是因為火焰羅幾乎只是看了她一眼就說出了這個答案,一點也不負責,更何況剛才在煉丹的過程中,她明明感覺火候剛剛好,不可能是火候的問題。

周浩無奈,扭頭看了蕭涵一眼誰叫他還欠人家一份人情呢,目光掃了一眼那些東西,淡淡道:“火候恰到好處,但是時間掌控得有點晚了!”

火焰羅在聽到這些話后滿臉黑線,搖了搖牙惡狠狠的瞪了周浩一眼,這小子分明就是在拆他的臺,冷哼一聲走到蕭涵的身邊,將那些殘渣仔細的看了好幾遍,卻發現周浩好所說的一般無二,這一刻,她的面色瞬間僵硬在了一起。

這小子竟然又說對了,第一次如果說是巧合的話那第二次就顯得很詭異了,畢竟怎么可能會出現這么多巧合,難不成這小子真的有一位極強的老師?

“砰!”

“砰!”

又是兩道聲音同時響起,此刻在場參加考核的人唯一沒有炸爐的就只有周浩一個人了,此刻火焰羅也想再測試一下,周浩到底是不是瞎猜的,當下說道:“小子,這兩個原因呢?”

“我又不是你們的老師,干嘛要告訴你們,想讓我開口也行,一千塊靈石我就告訴你們!”我去,小爺不發威,你還真當我是專門給你們檢查錯誤的保姆了,莫名其妙。

“哼,你這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炸爐的!”火焰羅被周浩接連的話給氣到,當下惡狠狠地說道。

“你如果想看我炸爐的話有些不太可能了不過讓你見識一下二品巔峰作品倒是可以!”然而就在她的話剛剛落下之后,便傳來一陣笑聲。

隨著周浩話音落下炎思通、楊燁同時將目光投向了周浩,從剛才的過程中,他們也發現了周浩的與眾不同,不過他們要比火焰羅沉穩許多,并未表現的那么明顯。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