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無極宗之后,姜云凡繼續開始他深居簡出的生活。

但是,他卻成了無極宗的風云人物。

主要是秦語和姬柯等人的宣傳。

姜云凡龍神窟中一人斬殺玄劍門與戰宗二十位天驕,龍神窟外一人碾壓圣榜前十天驕,一戰成名,夏皇欽點的皇城年輕一代第一人。

無數的光環直接落在了姜云凡的頭上。

直接讓他踏上神壇。

甚至飛身一躍成為了無極宗弟子的偶像。

聽著徐天然復述的情況,姜云凡不由得失笑,這幫人到是轉變的快。

但是,他不打算理會。

畢竟,跟他們姜云凡不熟。

既然把他當成偶像,那就是偶像吧。

他不在意。

而是回到宗門第一天便是將自己的行禮收拾好了,隨時準備出發。

不是三圣宗,是罪地。

他還去了一趟大長老展飛的住處。

將自己可入三圣宗修行的事情告訴了他,大長老無比震驚。

“多謝師尊教導?!苯品补?。

展飛滿臉笑容。

看著姜云凡,他神色閃動,輕聲道:“你的命運,終于要發生轉折了,入了三圣宗,你的罪子名分也就算是洗刷了,若在三圣宗得到器重,有三圣宗強者替你斡旋,姜氏一族也就能走出罪地了?!?/p>

姜云凡重重點頭。

“師尊,明天我就走了,估計回來之后也就到了入三圣宗的期限了,再回無極宗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呢,你多保重?!?/p>

聞言,展飛笑了。

“算你小子有孝心,但是現在一切塵埃落地,你我師徒緣分也就結束了?!?/p>

姜云凡神色微微晃動。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姜云凡永遠記得師尊對我的維護?!?/p>

聊了幾句,姜云凡離去。

看著他的背影,展飛神色閃動。

此生,能有一位這樣驚才絕艷的弟子,不虛此生了。

而后,姜云凡去了禁閉室。

他要看看老頭子。

手中提著酒菜,走了進去。

這里無人打掃,早已經蒙塵,但是姜云凡卻覺得這里親切,而在禁閉室陰暗中,一個邋遢老頭問著酒香走了出來,看著姜云凡,他的眼中帶著笑意,毫不客氣的拿起一壇酒,撕扯了一個雞腿,一口酒一口肉的吃了起來。

看著他,姜云凡笑道:“你就不想說點什么嗎?”

他做在邋遢老頭的對面。

老頭回頭,看了一眼姜云凡,笑道:“呦,活著回來了?”

姜云凡失笑。

他們兩個的相處模式總是這樣。

老不正經和小不正經。

“毒龍咒解了嗎?”邋遢老頭問道。

姜云凡搖頭。

“沒有?!?/p>

此話一出,邋遢老頭看著姜云凡,神色閃動:“沒有?你沒遇到你的小未婚妻,還是沒打贏?”

姜云凡神色閃動,緩緩開口:“遇到了,也打贏了,但是沒下去手?!?/p>

邋遢老頭不由得咂舌。

“為了女人,命都不要了?”

對此,姜云凡神色復雜。

“怎么會,我把自己的命看著比什么都重要,但是就是下不去手,我的毒龍咒是她種下的,也是她百般算計我,在龍神窟中派人追殺我,但是真到了我要出手的時候,不知道怎么得,就是心頭不忍,可能我就賤?!?/p>

“那你現在怎么辦?”邋遢老頭問道。

姜云凡抬頭,看著邋遢老頭。

神色閃動,有一絲狡黠。

“滾滾滾!”邋遢老頭一口酒吐了出來,“老子才不幫你,這毒龍咒只要你殺了施咒人,自然能解來,再不就是施咒人主動給你解開,若是旁人強行解咒,必然會元氣大傷,老子還想多活幾年呢?!?/p>

姜云凡聳了聳肩。

“我也沒想找你解咒,我就是想來看看你的?!?/p>

說著,姜云凡喝了一口酒。

然后,道:“我要走了?!?/p>

“去哪?”邋遢老頭問道。

姜云凡笑道:“三圣宗,我得到了龍神窟中使者的認可,就要去上界天修行了?!?/p>

邋遢老頭神色閃動。

他沉默,良久,才開口:“上界天,上界天好啊,只是今后喝不到你送來的酒了...”

臨走前,姜云凡沒有回頭。

他在無極宗舍不得的幾人,這老頭算是一個。

“小子,小心點,別死在上面?!鄙砗?,邋遢老頭出聲道。

“知道了?!苯品残χ鴵]手。

守護禁閉室的侍衛已經見怪不怪了。

這孩子,總是神經兮兮的。

對著空氣說話。

唉,可憐??!

第二天,無極宗中,有皇室強者駕臨。

護送公主殿下前來。

姜云凡則是背著行李,在山門口等候多時了,看著夏青鸞,他神色平靜。

“走吧?!彼鹕?。

“你們都回去吧?!毕那帑[開口。

最終,一個軍團的強者全部才撤離,留下的只有十幾個人。

還有,夏青鸞身邊的一位宮裝婦人。

她貼身守護夏青鸞。

馬車之中,姜云凡與夏青鸞對坐,那婦人駕車,車中,只有他們兩人。

姜云凡閉目養神。

夏青鸞也一句話不說。

在外人看來,兩人天造地設,更是自幼定親。

  更h新{最快上Df酷~W匠網√0“

但是實則水火不容。

“我的臉就這么好看,讓你看了一路了?!遍]著眼睛的姜云凡,緩緩開口。

夏青鸞一怔。

隨后,冷聲道:“我自然要記得清楚一點,我說了我會殺你的?!?/p>

話音落下,姜云凡直接把斬穹遞到她的面前。

“劍就在你的眼前,要動手就快點?!彼琅f不曾睜眼。

但是夏青鸞卻沒有接劍。

她冷哼一聲,別過頭去,不再說話。

一路之上兩人都是不在言語,拉車的妖獸速度飛快,車輦微微顛簸,姜云凡身影一震,直接向前撲了過去,一張臉直接埋在了夏青鸞的胸口,頓時,夏青鸞的臉騰地一下紅了個徹底。

姜云凡抬頭,神色有些尷尬。

“車的問題?!?/p>

夏青鸞一雙眸子似能滴出水來一般,死死的瞪著姜云凡。

看著她,姜云凡恢復鎮定,他笑道:“你我名義上還是未婚夫妻,再說了,你之前引誘我的時候也沒見你如此害羞,連嘴都親了,還差個埋胸?”

聞言,夏青鸞眼中羞惱無比。

要不是打不過姜云凡,她早就撲上去拼命了。

到底是女孩子,怎們能受如此輕薄。

“姜云凡,我以前怎么沒發現,你就是個徹頭徹底的混蛋?!毕那帑[咬牙切齒的道。

而姜云凡則是無所畏懼:“多謝公主夸獎,罪臣惶恐!”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