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獵大賽的確馬上要進行了。

桃三娘再次給林子銘發來了邀請,要他一定要過去參加,到時候會認識到很多牛人,可以擴張人脈,對以后的路子更加地好走。

林子銘一開始并不是很想參加,他對打獵沒有太大的興趣,這點時間,還不如留下來多陪陪楚菲呢。

但是后來丑爺的一句話,讓他改變了主意。

“少爺,我覺得這次的狩獵大賽你可以去參加?!?/p>

林子銘問道:“怎么說?”

丑爺說道:“因為這次的狩獵大賽,會有很多全國各地的高手過來參加,到時候拿到魁首的人,還會有一份豐厚的獎勵。最主要的是,在狩獵大賽上殺人是被默許的!”

聽到這話,林子銘倒是有點興趣了,“還有這樣的事情?這次的狩獵大賽,居然還能殺人?云天閣有這么大的能量嗎?”

丑爺搖搖頭說道:“云天閣并不是這次狩獵大賽的主辦方,真正的主辦方,是另外一個勢力?!?/p>

“什么勢力?”林子銘追問道。

面對林子銘的這個問題,丑爺并沒有正面回答,林子銘不蠢,立刻就明白了這個勢力是誰了,林子銘笑了起來,說道:“照這么說,我是真的要去參加一下了。相信顧玄到時候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吧?”

“應該是,所以少爺你還是要小心謹慎地好?!背鬆攪烂C地說道。

之前神盾安保公司開業的時候,桃三娘就來邀請過他去參加這個所謂的狩獵大賽,當時他還沒有太放在心上。

現在看來,他是的確有必要去參加,認識一下各方豪強。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一周過去,狩獵大賽舉辦的日子也終于到了。

在一周時間里,林子銘主要還是把精力放在新成立的神盾安保公司上面,至于紫瓊傳媒和騰躍廣告兩家公司,他可以交給王守貴來打理。

經過他的這么久特訓,徐華等人的實力已經是進步了很多,對他也是越來越敬畏和崇拜,毫不夸張地說道,林子銘說他們向東,他們絕不敢去西。哪怕林子銘讓他們吃屎,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吃下去。

現在林子銘安排了五個保鏢保護楚菲,兩個女保鏢是貼身保鏢,三個男保鏢是遠程跟蹤的保鏢,只要有什么特殊情況,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林子銘匯報。

只有在這樣的安保強度下,林子銘才會相對放心。

一周后,桃三娘準時地給林子銘打電話,“喂,林董,明天就是狩獵大賽舉辦的日子了,你還不過來嗎?”

林子銘說道:“既然明天才開始,我現在過去做什么呢?”

桃三娘故作幽怨地說道:“過來陪奴家啊,這段時間以來,奴家都不知道多想你呢。你也是的,太狠心了,連一個電話都不打給奴家,太令奴家傷心了,嚶嚶嚶?!?/p>

她說著還做了幾聲啜泣的聲音,讓林子銘聽了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這么多桃花劫里,林子銘最受不了的就是桃三娘了,這真的是個妖精,隨便說一句話,都能挑起男人深處的欲望,林子銘好多次都懷疑她是狐貍精轉世!

“那你就繼續傷心吧,我掛了?!绷肿鱼懤涞卣f道。

“哎哎哎!等一下……”

林子銘不等她說完,就已經掛掉了電話,馬上,桃三娘又打回來,林子銘摁掉了,馬上又打回來,并且伴隨著一條短信,寫著‘正事’兩個字。

林子銘這才接下電話,說道:“有正事就說?!?/p>   酷,}匠k網正版、首U發0qn

桃三娘氣得咬牙切齒的,哼了一聲,語氣之中帶著幽怨和羞惱,說道:“難道在你心目中,我就真的一點地位都沒有嗎?!”

“桃三娘,我拜托你不要調戲我了,有正事趕緊說,免得被我老婆誤會?!绷肿鱼憶]好氣地說道。

桃三娘想不明白,為什么林子銘這么難搞,一點都不受她的魅力所吸引,是她桃三娘不夠騷,還是林子銘性取向有問題呢?

不過現在她也不敢在口花花了,開始說道:“狩獵大賽明天開始,今天下午就要到場了,真正舉辦的地點不在華城,而是在北方邊境的深林里,所以你今天就要過來了?!?/p>

林子銘從丑爺那里了解到,的確是這么個情況,他沒好氣地說道:“你早這樣說不是完了?還瞎扯那么多有的沒的?!?/p>

咔嚓咔嚓,隔著電話,林子銘都聽到了桃三娘磨牙的聲音。

桃三娘心里暗暗地罵了一聲不解風情的木頭,然后還是老實地告訴了林子銘集合的地址。

這次的狩獵大賽,云天閣并不是真正背后的勢力,屬于華城和鳳城的代理商,收不菲的入場費,再把人帶過去狩獵大賽進行的地點。

其實每一年的狩獵大賽舉辦的地方都不一樣,今年是在華國北方的邊境森林里,去年就直接到國外了。

林子銘還是第一次參加這種狩獵大賽,他還感到挺有意思的。

這次丑爺沒有和他一起去,是他自己動身去的。

一來丑爺沒有陪著他去的必要,二來,在他走了后,華城也需要丑爺來坐鎮。

掛掉了電話后,林子銘就直接過去了。

到了目的地后,很快就看到了桃三娘,站在那里,正在被幾個男人圍著,她臉上流露出來了不耐煩的神色。

見到林子銘出現,她臉上立刻露出了驚喜的笑容,馬上隱藏下去,向著林子銘迎上來。

那幾個圍在她身邊的男人看到她居然對著一個相貌平平的男人那么熱情,都微微地皺起了眉頭。

望向林子銘的眼神里也帶上了一些敵意和不爽。

“哎呀子銘,你終于來了,人家已經等了你很久了呢?!碧胰镞~著婀娜多姿的腳步走過去,今天她還是穿著現代化的旗袍,把她曼妙的身材勾勒得淋漓盡致。

凡是看到她的男人,沒有一個是不被吸引住了。

哪怕是林子銘,在乍一眼看到,也是有些被吸引到,心跳加快了幾分,還好他的定力很好,馬上就恢復了正常。

林子銘這次是輕裝過來,沒有拿什么行李的。

反而是桃三娘,帶上了一個巨大的行李。

“你這是要去度假?”林子銘看著她的大行李,古怪地問道。

“不止是我的東西,人家還帶了不少你的東西嘛?!?/p>

“你帶我的東西干什么?”林子銘古怪地問道。

桃三娘也詫異地說道:“難道你還不知道嗎?這次我們道了北方邊境,是住同一個房間啊?!?/p>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