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沖你個廢物,當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家里有霜雪這樣的俏佳人還不知足,居然還到外面沾花惹草,你的良心難道都被狗吃了嗎?”

“犯下了這種大錯,居然還能當做沒事人一樣,你這臉皮可真是比城墻還厚。晉家出了你這樣的廢物女婿,當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p>

“霜華是你的小姨子,你居然連她都不放過,可見早就是慣犯,這次居然還調戲到丹道亭亭主千金的頭上去了,簡直是無法無天,別說逐你出家門,就算當眾滅殺了你,那也是替天行道,無可厚非!”

眾人同仇敵愾,矛頭紛紛指向議事廳中央的秦沖,那猙獰的面容和兇橫的目光,就仿佛是無數發現獵物的餓狼,恨不得立刻撲上去將秦沖撕碎啃食。

  $更$新"最H#快。上Tm酷;匠網0Z,

“啪!”

坐在正位的家主晉遠忠手掌狠狠拍在桌子上,議事廳中瞬間便安靜了下來。

“秦沖,我想聽你自己的解釋,你和丹道亭亭主之女到底是怎么回事?”

家主晉遠忠目光冷冽,面色凝重,眼看著故人之子淪落到這般模樣,他的內心感慨萬千。

晉霜雪的目光也緊盯著秦沖,等待著他的回答。在她的美眸中流轉著幾分希冀,期待著秦沖能為自己正名。

議事廳中其他的人則都向秦沖投來了嘲諷和鄙夷的目光,想要聽聽他會如何撒謊和狡辯。

秦沖風輕云淡的目光在家主和晉霜雪臉上掃過,根本就沒正眼去看第三個人,“家主,霜雪,我用我秦沖的名聲向你們保證,我和丹道亭亭主之女冷傾彤是清清白白的,我們之間不僅沒有做見不得人的事情,而且她還主動拜我為師,現在已經是……”

秦沖的話還沒說完,便完全淹沒在了眾人新一輪的嘲諷譏笑聲中。

“你的名聲?真他么的搞笑,現在你秦沖的名聲已經敗壞的連條狗都不如了,居然還有臉說!”

“丹道亭亭主之女拜你為師?我沒有聽錯吧,她能跟你學什么?學吹牛逼不打草稿?哈哈哈!”

“家主,不能再這樣縱容秦沖了,他現在已經無藥可救了,若是再讓他留在晉家,恐怕咱們都要遭殃?!?/p>

家主晉遠忠搖頭哀嘆,深陷的眼窩中滿是對秦沖的失望神色。

“秦沖,我再問你最后一個問題,昨天夜里你去了哪里?”晉霜雪銀牙緊咬薄唇,眸光明亮如星。

秦沖望著晉霜雪那令人心碎的目光,有太多的話想說,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老婆,既然你已經察覺了,我也就沒必要再隱瞞,昨天夜里的確是我打暈了你,然后潛入煉器室,連夜煉制出了十把龍鱗刀,然后一早給楚家送……”

這一次秦沖的話依然是尚未說完,便完全被眾人嘈雜的聲浪淹沒。

“秦沖,你嘴里到底能不能有句實話?十把龍鱗刀一夜煉成,別說是霜雪姐,就連家主也未必能夠,你一個連靈火都控制不了的廢物,居然敢這么說,我看你是吹牛吹出強迫癥了吧?”

晉霜華目光鄙夷,對秦沖冷嘲熱諷,同時內心中也暗暗幸災樂禍,原本還擔心家主心軟,被秦沖說幾句好話便改變了決定,現在既然這個廢物自己吹牛逼作死,看來被逐出晉家已成定局。

只要秦沖被逐出晉家,她晉霜華便有一千種方法讓他生不如死。

“這么說來,煉器室中那些煉制龍鱗刀的材料,也都是你偷走的?”晉霜雪聲音輕顫,美眸中已經有點點淚光在閃爍。

“老婆,我……”

“別叫我老婆!”晉霜雪厲聲呵止,望著秦沖的眸光中已然充斥了絕望的神色。

“霜雪,材料的確是我用了,既然要煉制龍鱗刀,自然要消耗材料,這怎么能叫偷呢?”秦沖據理力爭,“你若是不相信,大可去楚家看看,那十把龍鱗刀,估計現在還在楚家院落里扔著呢?!?/p>

在眾人嘲諷輕蔑的哄堂大笑聲中,晉霜雪眼角滾落一滴晶瑩的淚水。

“秦沖,我若是再相信你的話,我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傻的女人?!?/p>

秦沖內心轟然一顫,他說過不會再讓老婆流淚,然而現在……

晉家二爺晉遠德滿臉怒容,直接拍案而起,“大哥,我提議,當即把秦沖逐出家門,永世不得再踏入晉家半步?!?/p>

家主晉遠忠哀嘆數聲,面容也瞬間蒼老了幾分,無力的揮了揮手,“秦沖,我欠你秦家的恩情,早已清償,你走吧,今后晉家和你再無瓜葛?!?/p>

晉霜雪背過身去,香肩微微顫抖,不想再看秦沖一眼。

秦沖神色復雜,沒有再解釋什么,沉吟半響,緩緩點頭道:“要逐我出晉家大門,好,我這就走,今后就算你們都跪下來求我,我也不會再回來?!?/p>

看著秦沖轉身走出議事廳的背影,眾人再次發出一陣此起彼伏的輕蔑和嘲笑之聲。

“求你回來?求你快點去死還差不多?!?/p>

“等等,這家伙的丹田好像已經好了,修為也恢復了煉體境三重,怎么會有這種情況?”

“煉體境三重有個屁用,離開了晉家,這廢物要是能活過三天,算我輸!”

……

秦沖瀟灑從容的走出晉家大門,頭也不回的朝山下踏步而去。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想我秦沖劍神轉世,豈會貪戀你晉家這座小廟?”

雖然被晉家逐出了家門,但是秦沖在心里還是感激晉遠忠和晉霜雪這對父女的,他入贅晉家三年以來,只有這兩人待他不薄,也始終都在試圖努力的接納他,只可惜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實在太廢。

滴水之恩,涌泉相報。

秦沖立誓,今后無論如何,都要盡量守護晉家家主和前妻晉霜雪的周全。

至于其他晉家的人……哼,螻蟻而已,不足為道!

秦沖眼眸中射出一抹冷冽,望著青天白日流云舒卷,拍了拍胸脯朗聲道:“三年恥辱終有盡,廢物秦沖,接下來就讓本劍神帶你飛吧!”

正在此時,秦沖忽然看到一道劍光自頭頂飛過,向著晉家的方向疾馳而去。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